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热议——创新体制机制 提升治理能力

如何把“最多跑一次”改革蕴含的理念方法作风运用到各方面各环节

世界浙商网讯2020-01-14 12:40:00来源:浙江日报作者:

  编者按: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以数字化转型为引领,用好省域治理现代化十招,发挥制度优势,提升治理能力。如何把“最多跑一次”改革蕴含的理念方法作风运用到各方面各环节,以政府有为促进市场有效、企业有利、社会有序、百姓受益?代表委员们纷纷建言献策,提出真知灼见。
  景宁县郑坑乡党委书记雷洁畅委员:
  “最多跑一地” “跑”进群众心里

  2019年,不少老百姓关注到了一个新名词——“最多跑一地”。我省在全国率先把改革延伸到社会治理领域,在县级打造一站式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提升社会治理效能,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

  我们景宁有一条“平安小巷”,约200多米长。县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的受理接待区、联合调处区、大数据区、劳动纠纷调处区等4大功能区块的各类调处化解资源汇集在这一条巷子里,老百姓遇到矛盾纠纷就来这里投诉,不用多部门反复跑。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推进‘最多跑一地’改革,加强基层治理四平台运行管理,加快建设县级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今年是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最多跑一地”不仅折射出社会治理水平,还关系着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便民不止在中心内,更在中心外。我来自山区乡,村民们问我,县里的这个中心很方便,我们乡里能不能也搞一个?但乡里办公场所、资金紧张,建设一个实体化中心有困难怎么办?我们依托基层治理四平台,用“软件”补“硬件”短板,在原来设在乡政府的便民服务中心内新开了一个信访代办窗口,在该中心楼下的人大代表联络站里推出了“两代表”评议信访纠纷案件制度,乡一级的党代表、人大代表和有威望的乡贤等担任人民调解员,并充分整合各级政府部门力量,也能一站式调解矛盾纠纷。

  “最多跑一地”改革要更“跑”近群众,县级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的功能应持续向下延伸,让乡镇成为一线解决矛盾纠纷的主战场。

  我建议还要加大“云上”处理社会矛盾纠纷的力度,运用微信、APP等线上流转、远程调处,群众每条诉求都要在规定时间内有回音,并全流程记录,通过更多元的调处化解服务方式,努力让群众从“最多跑一地”到“一地都不用跑”。(记者 钱祎 整理)

  杭州市下城区仓桥社区党委书记赵乃刚代表:

  民事大家议 助力基层治理

  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到,坚持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我认为这是基层治理的一把“金钥匙”,而打造这把“金钥匙”的关键,还是要让群众自己的事情自己定,也就是“民事民议、民事民办、民事民管”。

  事实上,作为社会治理体系中的基本单元,社区中很多问题的产生,恰恰都是因为决策之前没有进行充分协商,只是简单地让少数服从多数,而当这些少数人的意见、不满、看法没有得到释放时,就会产生矛盾,甚至会愈演愈烈。

  那么,该怎么做?首先得敞开大门。3年多前,仓桥社区的一个小区,因垃圾堆成山“出了名”。我走访调查后发现,表面上看是因为业主拖欠物业费导致物业服务几乎停滞,但往深处探究,小区内缺乏一个可以让所有人畅所欲言的渠道才是关键。久而久之,大家就会觉得小区管理与己无关,最终形成恶性循环。于是,社区在牵头成立业委会临时党支部后,积极推动设定每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为“业主接待日”,由业委会成员轮流值班,集中征求、听取业主的建议,当场解决问题,同时欢迎业主代表旁听任何一场业委会讨论会并提出建议,而最终形成的决策也会在社区党委的监督下,及时在小区布告栏内公示。

  实践证明,成效是非常明显的,不仅一周之内就解决了垃圾问题,而且随着“人人都是小区治理员”的氛围逐渐浓厚,接待日来反映问题的人越来越少,但参与决策制定、小区整治的人却越来越多,此外,还涌现出一大批志愿者主动帮助调解邻里纠纷、参与志愿服务等,不到一年时间,小区就变了样。

  在老小区的100个单元建封闭式自行车车库、清理门厅和楼道内的电动车……现在,无论大事小事,通过民主协商打破“自上而下”的线性治理模式,充分发挥各个治理主体的积极性,已成为仓桥社区的一种普遍治理模式。

  只有让群众成为基层治理的直接参与者、最大受益者和坚定支持者,让人人都能成为一道亮丽的“枫景”线,才能不断增强基层治理的协同性、整体性、实效性。(记者 万笑影 整理)

  湖州南浔镇息塘村党总支书记周美凤代表:

  高质量立法 倾听基层民声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为治理提效,发挥制度优势,提高治理能力。法治浙江建设是省域治理现代化的基础性工程和骨干工程,这其中高质量立法十分重要。我作为来自农村的代表,同时也是湖州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有一点感触很深:立法要足够贴近现实,才能真正解决实际问题,基层有着最丰富的实践,因此在立法过程中,倾听基层的声音很重要。

  2019年5月,我们村想引进一个射击娱乐项目,但对涉及的安全问题不甚了解,幸好得到公安、农业农村、自然资源等部门的帮助支持,项目最终落地。正是这一段经历,让我在去年参与《湖州市乡村旅游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制定时,提出漂流、滑草等具有一定风险性的乡村旅游项目亟须明确的监管部门,这个意见最终被吸纳进《条例》。

  在立法过程中,必须最大程度地向基层“开门纳谏”。考虑到县区人大虽无立法权,但贴近群众、掌握实情,湖州总结3年来的立法经验,出台《湖州市人大常委会关于县区人大常委会参与地方立法和法规监督执行工作的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实施办法》),为县区深度参与地方立法提供法定依据。 《实施办法》共有13条内容,规定市人大常委会在征集地方立法项目时,县区人大常委会可提出建议项目等。

  这一次《条例》的起草便凝聚了湖州三县两区人大的集体智慧。长兴总结水口乡10多年来发展康养游的经验,使“鼓励乡村旅游经营者加强跨区域、跨业态合作”被写进《条例》第十一条;德清从当地高端民宿人才的瓶颈问题出发,推动第二十二条明确乡村旅游人才引进、培训等方面的措施。

  我觉得,在吸纳基层意见方面,还有一些机制可以完善。比如,立法过程中,对基层群众提出涉及民生的意见等,能不能建立更为完善的反馈机制,确保群众有实实在在的立法参与感和获得感?又比如,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一些地方性法规的条款已滞后,亟须修改,而基层对此最有发言权,能否建立起相关的意见收集机制?我认为,只有更多地倾听基层声音,才能更好地立良法、促善治,不断提升治理效能。(记者 何双伶 整理)

  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委员:

  功能再升级 领跑智慧政务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大力推进浙里办、浙政钉功能集成优化,这和阿里巴巴密切相关。这两年,浙江领跑网上办事、掌上办事,成为数字政府建设的创新范本,也成为各地学习数字政务的榜样。浙江人网上办事比例全国最高,每2个浙江人就有1个在“浙里办”办事。从生活缴费、电子证件、社保公积金到交通出行,越来越多的服务搬到互联网上,点点手机,就能在几分钟甚至几秒内把事办完。

  但我们不能固步自封。浙江要高标准建成数字政府,挑战与机遇并存。这两年我看到其他省份也在大力推进数字政府,快速创新,某种意义上,数字政府没有后发者,只有后进者。浙江需要马不停蹄,再接再厉,为此,我在提案中建议,纵深推进数字政务提质增效,助力浙江持续巩固数字政府建设的领跑地位。

  现在是“人找服务、最多跑一次”,未来有没有可能更加人性化,实现“服务找人,一次都不用跑”?比如,根据婴儿出生时间,主动精准推送疫苗知识、方案和就近服务点,这能否成为数字政务未来的新趋势?我希望2020年能推进主要品类数字政务间的深度打通,实现更高水平的智慧政务。具体来说,在人与数据有效链接基础上向“比用户更懂用户”方向努力,利用AI等技术有效发现用户政务需求,并通过智能化运营满足其需求。

  在浙江,几乎所有线下办事项目都可以用支付宝办理,阿里也以云计算整合了40余个省级部门、11个设区市的政务服务资源,助力服务流程再造,政务服务网上可办率得到最大程度提升。

  目前,阿里巴巴数字政务服务已覆盖全国数百个城市,我认为,浙江数字政务起步虽高,但智慧化程度还有较大提升空间,省内、省际政务还需进一步打通。像出生、就业、结婚、生育等涉及一件事的场景,由于数据未能打通,无法实现“一次也不用跑”。而且,从省际联动来看,浙江与其他省份之间的数字政务互联互通水平也有待提高。(记者 陈文文 整理)

  浙江亿邦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戴方国委员:

  用“绣花功夫” 优化营商环境

  企业在成长发展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困难和挑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字里行间满满都是对民营经济的关心、关怀,会议期间审议的《浙江省民营企业发展促进条例(草案)》也让我们民营企业家感受到阵阵暖意。

  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到要“对民营企业真重视真关心真支持”。怎么“真”?政府转变服务意识很关键。这种转变,我们企业家是有切身感受的,上个月我们在台州黄岩新城竞得一块酒店、住宅用地,不到10天,发改、建设、环保等15个部门就主动上门来企业开现场会,需要政府提供哪些服务、希望哪些环节推进更高效都可以提出来,临走前他们还给我建了一个工作群,遇到问题随时能找到对口部门咨询。

  浙江有“最多跑一次”改革,跑着跑着跑成了我们省的一张“金名片”。在台州,政府的主动服务意识也很强。我们做房地产开发,最怕各种“返工”,现在各部门都把服务做在前面,27天就能完成验收。

  去年,我在黄岩牵头组织委员会客厅活动,邀请当地民营企业家、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和专家学者们一起探讨如何促进台州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一年里我们办了5场活动,每一场都能听到很多好建议。

  民营经济是浙江的特色,围绕民营经济发展,政府出了很多实招,也很用心。对照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要求,还有很多优化空间。在会客厅里,民营企业家反映最集中的问题是“融资难、融资贵”。此外,有关部门开展“三服务”活动的精准性、落地率还可进一步提升。

  面对错综复杂的外部形势,企业时常徘徊在十字路口,我们需要政策的阳光雨露,更期待在好的营商环境中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打造品牌、留住人才,都是民营经济再上新台阶所要努力的。面向未来的竞争,引进人才、让人才愿意踏实留下来,同样需要我们下足“绣花功夫”。(记者 祝梅 整理)

  桐庐县龙峰民族村党总支书记雷天星代表:

  当好领头雁 勇于担当作为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积极创新乡村治理,作为一名乡村“当家人”,我感到格外振奋。

  2019年,我们村喜事连连:以展示畲族酒文化的第三届“开酒节”一开幕就吸引了近万名游客;还被评为“浙江省少数民族十佳特色村寨”。

  过去的落后村如今成了远近闻名的先进村,不少人夸我“治村有方”。在我看来,乡村治理归根到底还是在于带动村民一起参与、一起发展。

  我清晰地记得10年前的那个夜晚,时任村委会主任带着12位村民敲开我家门,劝我参选村干部、带领大家共同致富。当时的龙峰村困难重重,但大家的信任让我毅然决定回村。

  回村后我第一件事就是仔细梳理“家底”,整理发现所欠外债基本都是村庄发展所投的项目资金。我一个个上门解释,对方看到我放弃县城安逸生活回乡“救村治村”,也很感动,最终都表示愿意继续一起出资出力。外债压力解除,村两委人心也齐了,很快形成了“大事一起干、事事有人管”的担当氛围。

  村里开展美丽庭院整治时,很多村民不理解甚至也有怨言。怎么办?我先拆了自家门口的鸡棚鸭棚,花了10多万元添景观、种绿植、造亭子,又邀请几个党员村民来参观。不久,村民们也陆续动了起来,村庄面貌焕然一新。现在游客走进我们村,个个都竖大拇指,村民也很开心。

  实话说,我也面临过很多困难、要处理很多矛盾,但既然干了,就要吃得起苦、受得了委屈。不久前,我有幸被评为300名“浙江省担当作为好支书”之一,村民支持、组织认可,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记者 王璐怡 整理)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