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经济带为什么不搞大开发?

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要发展,更要高质量发展。

世界浙商网讯2019-10-04 11:13:00来源:人民网作者:吕骞 乔雪峰 林露 赵竹青

  “变化实在太大,原先这里还是一片干散货码头,每天桌上都有一层灰。现在环境越来越好,家里几周不擦都没事。”居住在上海虹口区北外滩滨江附近的居民说。

   

  江阴船厂被改造为滨江公园。 吕骞摄 

  拆码头、建公园,把江岸还给百姓。这样的情景不止发生在上海,长江沿岸的各大城市里,滨江步道与公园成为广受市民欢迎的休闲健身之地。

  种种变化背后,是“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实施。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

  改革开放以来,岸线经济过度开发、长江流域生态破坏带来的洪涝灾害、环境污染与物种失衡,都让沿江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

  以百姓心为心,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是党的初心,也是党的恒心。在长江经济带建设上,不忘初心,回应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成为必然。

  江城百姓:从“长江险”到“长江美”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从湖北省枝城市到湖南省岳阳县城陵矶段的这段长江,因属古代的荆州,得名荆江。这段“九曲回肠”的河道因地势低洼,泥沙在此大量堆积,导致河床高出两岸平原,形成“地上河”,每逢汛期便有“人在江下走,船在屋上行”的景象。

  荆江洪水威胁,是历朝历代中华民族的心腹之患。长江流域蓄水能力的下降、极端气候异常天气的增多,让长江之险危及千余万江城百姓。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长江流域建设用地明显增加,岸线大规模开发,尤其是上游林地、草地等面积明显减少,中下游湖泊、湿地萎缩,如长江‘双肾’洞庭湖、鄱阳湖面积均有较大幅度减少。” 国家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联合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宋永会表示,总体上看,长江流域生态系统格局破碎化严重,涵养水源、调节气候、蓄洪防旱等服务功能呈退化趋势。

  “新中国成立以来,仅长江中下游地区就有1/3以上的湖泊面积被围垦,总面积达13000余平方千米,约相当于五大淡水湖面积总和的1.3倍,因围垦而消亡的湖泊达1000余个。”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刘焕章也向人民网记者介绍,“千湖之省”的湖北省湖泊数量从上世纪50年代的1066个减少到现在的182个,湖泊水面面积减少了60%。长江中下游原有通江湖泊102个,目前仅剩洞庭湖、鄱阳湖、石臼湖三个自然通江。

  “历史上,长江的环境保护经历了两个关键点,第一个是1998年的洪水,让我们意识到长江上游生态保护的重要性。”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包存宽教授表示,此后我们开始了长江千里保护的工程,把它作为一个国家生态建设的工程去做。

  而随着三峡工程的建成,长江中下游防洪体系基本形成,长江流域近年来再未发生大型洪灾。

  人民网记者从三峡集团获悉,2010年和2012年,三峡水库最大入库洪峰流量均超过1998年,三峡水库充分发挥削峰、错峰作用,最大削峰40%,使荆江河段沙市水位控制在警戒水位以下、城陵矶水位未超过保证水位。

  驯服水患,中华民族在与长江洪水的漫长斗争史中迎来阶段性胜利。复绿江滩,江城百姓再享长江之美。

  在重庆云阳县,“冬天被水淹,夏天成荒坡”的岸边消落带,已经被33公里长的环湖绿道替代。54万亩长江生态屏障区,覆盖“一江四河”两岸、延绵670余平方公里的绿色生态屏障,既保护了生态,也给市民增添了绿地公园。

  湖北宜昌段200多公里的长江岸线上,曾经分布着总长上千公里的沿江化工管道,并形成宜昌第一个产值过千亿元的产业。2016年,宜昌痛下决心,向“化工围江”宣战:沿江一公里范围内化工企业三年全部“清零”。如今,滨江公园内松树、梅花、文竹随处可见,绿草红花交相辉映,成为市民茶余饭后的休闲新去处。

  在长江与黄浦江的交汇口,从上世纪60年代起,因战备和生产需要,上钢五厂炼钢产生的大量废钢渣回填形成了炮台山。如今,这里已被改造为郁郁葱葱的湿地公园,成为候鸟们迁徙路上的驿站,越来越多的市民更加直观地感受到“绿水青山”带来的巨大价值。

  长江生态:从“大开发”到“大保护”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承载着中国人特殊的文化记忆与情感。上世纪80年代,一部《话说长江》曾在央视创下40%的收视纪录,一曲《长江之歌》唱红大江南北。

  那是全国上下奋进拼搏、向大自然要发展的年代,垦良田、盖厂房、建码头……解放的生产力,遇上资源丰富的长江,造就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先行军。

  6年时间,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水稻产量,从1978年的6301.5万吨猛增到1984年的8419.8万吨,增长率为33%。20世纪90年代初期,随着农业基础设施不断完善,长江中下游地区水稻产量1996年首次站上9000万吨的台阶,占据全国总产量的半壁江山。

  1990年,以上海浦东开发开放为标志,长三角地区率先跨入充满活力、引领全国经济增长的新时期。苏南乡镇企业、浙江民营企业、苏州等地的工业园区先后崛起,不断推动产权制度改革与开放的边界,源源不断释放出经济增长的动能。到2000年,长三角地区GDP占全国的比重升至16.3%,成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代表。

  如今,长江经济带人口和经济总量均超过全国的40%,进出口总额约占全国40%,成为我国经济重心所在、活力所在。

  然而,对自然资源的开发终有极限,重复建设、产业同构、无序竞争……土地与岸线资源的投入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效率越来越低。与此同时,长江流域的生态环境形势也愈发严峻。

  宋永会向人民网记者介绍,长江经济带污染物排放量大、强度高,废水排放总量占全国的40%以上。风险隐患多,重化工企业密布长江,偷排现象仍有发生。排污口与饮用水取水口交错密布,饮用水安全保障压力大。长江流域磷矿采选与磷化工产业快速发展,磷肥制造企业占全国的93%,总磷成为长江首要污染因子。此外,湘江等流域区域重金属污染问题不容忽视。

  受此影响,长江鱼类生物完整性指数多年来总体呈下降趋势,受威胁的鱼类数占鱼类物种总数的27.6%。刘焕章向人民网记者介绍,上世纪末,白鳍豚的功能性灭绝成为长江水生环境恶化的象征。现在,越来越多的水生动物正在步其后尘。比如另一种大型水生动物白鲟,也已多年难觅踪迹。

  永远“面带笑脸”的江豚种群也极度濒危,仅呈碎片化分布;中华鲟繁殖群体规模由1972-1980年1727尾下降至目前约20尾,且自然繁殖活动出现不连续趋势。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前提是坚持生态优先。”2018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时指出,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逐步解决长江生态环境透支问题。

  包存宽表示,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长江经济带发展要坚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长江流域环境保护的第二个关键点。

  修复长江生态,这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子孙后代留下天蓝、地绿、水清的生产生活环境,已成为中国人的共识。

  2018年3月,农业农村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三部委联合发布《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要求:2019年年底,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区完成渔民退捕,率先实行全面禁捕;2020年年底前,长江干域和重要支流保护区以外水域要完成渔民退捕,暂定实行10年禁捕。自此,长江全面进入10年休养生息期。

  “未来随着10年休渔的政策、长江流域的工业转型,长江的水生生物、鱼类资源应该是能得到恢复的,水质方面也会有一个很好的改善。”刘焕章对长江水生态修复充满信心。

  近年来,生态环境部等相关部门和沿江11省市,积极开展生态环保督察、专项行动及整改落实工作。一是全面推进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保专项行动;二是城市黑臭水体整治成效明显;三是开展“绿盾”专项行动,持续整治自然保护区内违法违规问题;四是实施“清废行动”,提升固体废物及危险废物管理水平;五是不断完善工业园区环保基础设施建设;六是有序推动“三线一单”(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和环境准入清单)实施方案编制落实。

  “地方政府、环保相关部门、企业经营者和普通老百姓,更加清楚地认识到环保的重要性。产业结构和空间布局得到优化,生态环境质量进一步改善。与2013年相比,2018年长江经济带9省2市水质优良断面比例提高9.1%、劣V类水体比例下降6.2%;2019以来,水生态环境质量保持了稳中向好的趋势。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显著增强。”宋永会表示。

  沿江企业:从“高速度”到“高质量” 

  不搞大开发,不意味着不发展。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21%,发展潜力巨大。

  “发展必须是科学发展,必须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发展方式从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率型,发展动力从主要依靠资源和低成本劳动力等要素投入转向创新驱动,拥有百年历史的重庆钢铁便是生动一例。这只盘踞重庆主城大渡口区的重工业“巨兽”,一度占城区工业污染物排放总量的60%。2006年,重庆钢铁启动环保搬迁,将钢铁主业整体搬迁至长寿区。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搬迁重建。在整个新建过程,重庆钢铁全面采用新技术、新装备和新工艺,实现材料制造、能源转换和资源循环利用三大功能。

  在经历改革阵痛后,2018年,重庆钢铁实现营业收入226亿元,同比增长71%;利润总额17.59亿元,同比增长450%。如今,重庆钢铁正在推动智能制造、绿色产业链建设,未来还将成为绿色化、智能化钢企。

  与此同时,“腾笼换鸟”后的大渡口区,也迎来了产业升级、绿色发展的新机遇。绿色、智能、数字化产业,取代高污染、高能耗的重工业,已成为大渡口区的经济支柱。2019年1-5月,大渡口区规模以上企业实现产值76.2亿元,同比增长11.9%;规模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4%;工业投资5.3亿元,同比增长18.9%。

   

  长江流域工业用水总量趋稳 数据来源:Wind资讯 

  越来越多沿江企业或主动或被动,通过转型升级,迈向高质量发展。2016年6月,湖北开出了高达2700万元长江流域“史上最大环保罚单”。收到罚单的是长江“九曲回肠”石首段的一家临江化工企业。这是当地的一家纳税大户,但也是一家排污大户,严重污染问题曾多年难以解决。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这张“环保罚单”实现了“一举两得”的效果:“倒逼企业关闭污染严重、难以改造的生产线,投入约1亿元引进行业最先进的治污装置,不仅解决了多年的污染问题,而且推动企业实现了转型升级,一举两得。”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折射的是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思路的转变。以黄金水道为依托,长江经济带更期待未来发展新格局。

  2016年3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确立了长江经济带“一轴、两翼、三极、多点”的发展新格局。“一轴”是以长江黄金水道为依托,发挥上海、武汉、重庆的核心作用,“两翼”分别指沪瑞和沪蓉南北两大运输通道,“三极”指的是长江三角洲、长江中游和成渝三个城市群,“多点”是指发挥三大城市群以外地级城市的支撑作用。

  交通运输是这一战略的重要基础,是推动发展的先手棋。截至2017年年底,《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明确的高等级航道1.2万公里目标已达标9000公里;铁路营运里程4万公里目标已完成3.7万公里;公路通车里程已达208万公里,其中上游地区普通国道二级及以上公路比重70%的目标已达60.5%,中下游地区90%的目标已达89%;民航机场100个的目标已达84个。

   

  长江航运持续保持景气状态 数据来源:Wind资讯 (注:当指数大于100时,表示长江航运处于增长、繁荣的景气状态,指数越高,景气状态越好。)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长江干线主要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15亿吨,同比增长8.0%;集装箱吞吐量940万TEU,同比增长5.3%;三峡枢纽通过量7317万吨,同比增长8.2%,长江航运市场呈现稳健增长的良好态势。

  长江经济带为什么不搞大开发?这一问,问出了对经济增长路径依赖的反思,问出了新时代发展方式的转变,问出了生态优先的绿色发展道路。

  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要发展,更要高质量发展。面对时代考题,这是长江的答卷。为国治江、为民护江,数长江美,还看今朝。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