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一代浙商庄启传|《浙商》记者披露庄启传不为人知的往事

我有幸与他深入交流,也为他所信任,曾数次向我敞开心扉,畅谈国家、企业和家庭的种种。

世界浙商网讯2018-07-11 20:43:00来源:世界浙商网作者:王文正

  编者按:《浙商》全媒体资深记者王文正近十年跟踪采访庄启传,也曾在著作《大商人:人文浙商的10张面孔》中专辟一节详细叙述庄启传的商海与人文思考,与庄启传结下一段深厚的媒体友谊。惊闻庄启传去世,王文正追思他与庄启传的往事,历历在目。

在“风云浙商”颁奖现场,庄启传接受《浙商》杂志记者采访

 

  我有好几年没有见过庄总了,但即便如此,也常常想起他,想起他那个喝水的硕大玻璃杯,想起他一根又一根不停地抽烟的样子,想起他关着房门埋头工作的身影。我所接触的浙商群体,是一个异常勤奋的群体。但庄启传在这个群体里,又是特别敬业、特别勤奋的一位。

  庄总为人低调,很少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但我有幸与他深入交流,也为他所信任,曾数次向我敞开心扉,畅谈国家、企业和家庭的种种,对我,既是教诲,亦是启发。

  说起我与庄总的交往,还是缘于一篇文章。

  2009年初,《纳爱斯报》编辑董益峰发给我庄启传2008年度的工作报告《越己者,恒越》一文,并希望我就这篇报告写一篇评论文章。那些年,庄总每年的工作报告,都是我重点关注的企业文本——它充满了真知灼见和思想的力量。而2008年,也是纳爱成立40周年,这对一个企业来说,是一个重要节点。为了这一“任务”,我写了一篇千字短文《纳爱斯的成熟与从容》。这篇文章的开头,是这样的:

  “如果一定要把商场比作武林高手云集的“江湖”的话,那么,纳爱斯的庄启传该属于哪类英雄?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桃谷六仙、四大恶人……为争得武林盟主的地位,多少英雄好汉都能剑走偏锋,出奇兵,练怪招,耍邪术,赢得一时赞叹。而惟有大侠郭靖,虽然天资愚笨,却能数十年如一日,苦练内功,百折不回,终成武林一代宗师。

  庄启传就是如郭靖这样的一位“武林宗师”。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以“正”为本,以深厚的内功为指归。他们不追求花哨与热闹,不追求一时的轰动,正所谓“真水无香”,也许只有一招“降龙十八掌”,却因为有着绵绵不绝的内力为支撑,从而让各路英雄为之侧目。

  四十不惑。在纳爱斯迈入它四十周年纪念日之后,庄启传2008年度总结报告《越己者,恒越》一文中所传达的,正是一种静水流深的含蓄,以及这种含蓄背后所隐藏着的力量和激情。”

  2008年,也是全球金融危机汹汹爆发的一年,许多企业被金融危机的大潮冲击得体无完肤。而庄启传却提早一年就准确地预测了资本市场的空前繁荣下所隐藏的危机,并为此未雨绸缪,在风雨骤至的2008年看到了太阳照常升起。因此,我在文章中说:“一个真正的武林高手始终都会明白:能成为一代宗师的,无不具备深厚的“内功”。所以,庄启传一再强调:基础管理是第一位,加强管理,夯实基础,仍是纳爱斯2009年最重要的工作目标……”

  这篇文章后来被刊登在《纳爱斯报》的头版上。后来的事实证明,庄总看到并留意了这篇文章。

  转眼春节过后,全国“两会”开始。庄启传正是新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那一年,我作为《浙商》杂志第一次采访两会的记者去了北京,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浙商也就成为了我们的重点关注对象。

  2009年3月6日晚,为了商讨第二天中央电视台对浙江代表团关于企业重组话题的电视直播,庄启传与周晓光、邱继宝等几位企业家代表在小组组长、时为金华市市长陈昆忠的房间里开会。这是我与庄启传的第一次“零距离”接触。他光着脚丫,踩着拖鞋,捧着一个装雀巢咖啡的大号玻璃茶杯——从被泡起的大片茶叶子来看,显然不是什么上等的好茶,其不拘小节的风格,确乎像一个江湖上的大侠。在这期间,陈昆忠市长一根又一根地给庄启传递烟,而庄启传也就一根又一根地抽烟,边抽边谈。

  后来,我在董益峰那里得知,庄启传用的那个大号玻璃茶杯已有数年之久,而与之“配套”的一个茶杯垫竟然跟了他十几年。“他出差只乘坐经济舱,而且挑选折扣率最低的班次;他不讲究排场,在丽水请深圳大客户吃饭,竟只花了53元钱,在大堂吃得津津有味。”董益峰说。

  第二天中央台直播结束后,我敲开了庄启传房间的门。他正在伏案写着什么。我说明了采访的意图,他摆了摆手,说:“不好意思,我不接受媒体采访的。”我忽然灵机一动,说了一句:“庄总,我前不久看了您的年度报告,写了一篇评论文章《纳爱斯的成熟和从容》,发表在你们的《纳爱斯报》上了。”

  这时,庄总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光芒,脸上浮起了笑容:“哦……原来就是你写的啊!……这样,下午我可以给你两个小时,我们好好聊聊!”

  从那以后,连续数年,每次“两会”期间,我们都有一次长谈。

  2010年“两会”期间,我因事情耽搁,晚到北京几天。庄总一见我就说:“小王,这次怎么来这么晚?!明天我们好好聊聊!”

  在这次长谈中,我们谈了中国经济与社会的诸多方面,当然也涉及到庄启传一些“个人的私事”。下面所截取的其中一段,就是当时的访谈录音,照录如下:

  记者:他们说大年三十,您都要工作到12点。

  庄启传:对。有事情啊。过去有些事情做得不彻底的,现在放假了,没有人了,可以安静下来,把事情很仔细地去三思一下,想得透彻一些。再一个,员工放假了,你老总不能放假。他们放假回来后,干什么,怎么干,你作为老总肯定是要考虑的。这是我们的责任。

  记者:那么,您一年会休息几天?

  庄启传:没有。真正来讲,一天都没有。

  记者:那么,您不会陪家人过一个幸福的周末?

  庄启传:没有,从来没有。

  记者:您夫人不会抱怨吗?

  庄启传:习惯啊,这么多年已经形成了。她也没什么怨言。女人啊,他们其实要求不高的。我又不去任何吃喝嫖赌的场所,她也就满足了。我问她:如果我不搞事业,我去做一些其他吃喝嫖赌的事情,你允许不允许?肯定不允许嘛!那么这样,就不要这么高要求了。人都没有完美的嘛。我们这代人,能有机会做点事情,已经很不容易了。

  记者:您觉得时间总是不够用?

  庄启传:对!不够用。一天有48个小时都不够用。不是我一个人这样。我到台湾去看,台湾那些企业,他们父辈做的很辛苦,一天干多少时间都不知道。只有经历过这么个阶段,国家才会上来,人民生活水平才会提高。到以后,可以稍微放松一点。现在你不付出,你想享受生活,也没有这个基础。还不到享受的时候。

  记者:那么,您是否认为,您的孩子一代可以享受了?

  庄启传:孩子一代,可能会比我们好一些吧,但也未必。这要看国家经济发展到什么程度。

  记者:您是男孩还是女孩?

  庄启传:女孩。

  记者:您对她有什么期望?比如接您的班?

  庄启传:没有。

  记者:她现在做什么?

  庄启传:她是无锡江南大学毕业。毕业以后,她到瑞士一个公司去打工,她不愿意到纳爱斯。现在年轻人嘛,肚子里有许多比较新的想法,那我也不去影响她。去年开始我叫她回来,做“百年润发”的品牌经理,让她从头到尾地做这件事,天天逼着她做。

  记者:您只有一个女儿?

  庄启传:对。

  记者:您是否想把她培养成纳爱斯的接班人?

  庄启传:我没这个想法,她自己也不愿意。但我希望她能真正懂得,在社会上要做成一件事,是不容易的,要认真做事。

  记者:那么您有没有想过,您退休之后,纳爱斯怎么办?

  庄启传:很多人都在谈这个问题,谈接班人的问题。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跟他们不一样。一个企业,不可能刻意地去培养接班人。接班人是在群众当中打拼产生出来的。你可以培养,但是要通过健全体制来培养。如果现在有这个机制,他自己就能产生。你看美国的机制,有培养接班人吗?没有,他们是在竞争机制中产生的。相对来说,我认为他们的比较科学一些。你看苏联,培养的戈尔巴乔夫,怎么样呢?成了掘墓人。所以,你可以培养的人,并非就一定是你想象的那样。

  记者:但是现在很多浙商,都是在为“二代”的接班费尽心机。

  庄启传:其实一个企业,只要有一个好的体制,用不着非要是你自家的。没这个必要的。像福特,他没有多少股份的,但世人照样承认他的成就。真正做出来了,我觉得是没问题的。而且你如果想做出成就,也是要依靠大家才能行。

  2012年两会期间,我带着出版的新书《大商人——人文浙商的10张面孔》给他看。在那本书里,我以《庄启传:思想者》的标题,将他放在了书的最后一章。他翻看了一下,半开玩笑半严肃地跟我说:

  “虽然写得还不错,但是我要批评你。”

  我问:“为什么?”

  他说:“你为了写这本书肯定浪费了不少时间。你们记者嘛,应该像我们一样,要一直冲在前面。现在,还不到回顾的时候。”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