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占恒:关于“十四五”发展的几点认识和建议

“十四五”发展虽说仍然是机遇与挑战并存,但与以前比较,可能危机和挑战更多一些,矛盾和问题更多一些,这就需要未雨绸缪,准备好预案,找准突破口,下好先手棋,增强改革开放和各项工作的主动性、协调性。

世界浙商网讯2019-08-09 09:30:00来源:浙商智库作者:郭占恒

  文|浙商智库副院长  郭占恒 

  目前,“十四五”规划的调研编制工作已经启动,上下十分关注。7月30日,笔者应邀参加省社科联、省发展规划研究院举办的浙江“十四五”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与突破思路专家研讨会,会上着重谈了以下几个观点,与大家交流,供决策部门参考。 

  关于“十四五”发展的历史地位

  任何一个五年规划都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和历史使命。“十四五”规划的里程碑意义在于以下四个第一:(1)在历史方位上,是迈进新时代的第一个五年规划。(2)在指导思想上,是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的第一个五年规划。(3)在奋斗目标上,是继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的第一个五年规划。(4)在世界格局上,是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第一个五年规划。 

  关于“十四五”发展的重大趋势 

  从历史发展和阶段演进规律看,“十四五”期间,将有以下八大趋势值得关注。(1)工业化进入后期,即进入全新的工业智能化时期,万物互联,仿佛一切都装上了大脑,离开智能化的工业生产将被淘汰。(2)城市化进入后期,即进入城市有机更新和城乡人口双向流动的时期,大规模的造城运动将结束,人口城市化进程将放缓。(3)市场化进入深度改革期,即进入基于法律和规则的制度完善期,法无禁止即可入,负面清单制度将成为常态管理制度。(4)国际化进入分化期,即进入全球治理体系大变革时期,二战后确立的经济秩序和治理体系将面临分化和重构。(5)信息化进入新一轮革命期,即进入以5G为主要标志的突破期,由于5G技术的无延迟、万物互联和技术性垄断特点,使许多如无人驾驶、远程手术、安全监控等不可能变成可能,也成为中美大国博弈的焦点。(6)人口老龄化进入凸显期,即进入应对老龄化和鼓励生二胎的交汇期,人口事关民族和地区兴衰,也是五年规划的前提,目前面临的问题比较多,也比较复杂。(7)生态化建设进入关键期,即进入生态环境保护修复和破坏恶化的胶着期,目前虽有好转,但整体仍不乐观,而全球则处于恶化的加速期。(8)社会治理现代化进入全面推进期,即进入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和确保国家安全的新时期。 

  关于“十四五”发展面临的问题 

  “十四五”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不确定性,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简单说就是变数太多,诸如中美战略博弈的变数,特朗普政策的变数,大国关系的变数,国际规则的变数,世界发展格局的变数,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变数,等等,由于中国已经深深融入经济全球化和世界发展格局之中,况且中国自身大体量的成长也会增加一些变数,这无疑会极大影响“十四五”的发展,即使编制好的规划,也很难按部就班地执行。由此,以不变应万变和随机应变“两手”并用,将是“十四五”规划的一个鲜明特征。 

  在不确定性日益增强的大背景下,国际公认的“三大陷阱”问题越来越浮出水面,值得深入研究和避免。(1)从国际看,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就历史演进规律而言,大国崛起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伴随战争的崛起是大概率事件,而和平崛起则是特例,我们力争和平崛起,避免热战,但冷战恐怕难以避免。(2)从国内看,要避免塔西佗陷阱。重在提高政府的诚信和公信力,对社会言论有一定的宽容度,公开透明和畅通政府大道信息,防止偏听偏信小道消息。(3)从省内看,要避免中等收入陷阱。浙江虽说进入了高收入经济体的门槛,但如何能稳中有升,不出现停滞,更不出现倒退,这需要有高质量的经济增长速度支撑。 

  关于“十四五”发展的确定性

  “十四五”发展不是凭空产生的,更不是空中楼阁,而是以往发展尤其是“十三五”发展的延续,因此一些大的发展方向、目标、原则、任务是确定的、递进的、不变的。如五大发展理念、“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改革开放重大方针政策和重大决策部署、京津冀协同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一带一路”建设等,都会继续扎实有效推进,不会被外界环境变化所打断。 

  还有一些看准了的战略部署和政策举措,即使面临国际环境复杂多变,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增加,也是不会变的。诸如(1)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坚定不移推进高质量发展。(2)持续加大生态环境保护和治理力度,不以牺牲资源和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增长。(3)高度重视实体经济和制造业水平的提高,坚定推进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4)稳定房地产市场,不会放水楼市刺激经济增长。(5)推动城乡、地区协调发展和贫困地区加快发展等。而坚守好这几点,将极大优化发展环境,提升发展质量,赢得未来发展的优势。 

  关于“十四五”发展的着力点

  “十四五”发展虽说仍然是机遇与挑战并存,但与以前比较,可能危机和挑战更多一些,矛盾和问题更多一些,这就需要未雨绸缪,准备好预案,找准突破口,下好先手棋,增强改革开放和各项工作的主动性、协调性。 

  第一,如何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现在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做的比较好,从规划到政策到举措等,一个接一个,甚至有点闲不住,但如何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似乎还没找到有效办法,民营企业也缺少这方面的感受。政府和市场,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现在政府很主动、很着急、很辛苦,而企业的活力、动力、竞争力又提高缓慢。到底这“两只手”怎么摆布,需要很好研究和破解。 

  第二,如何提出创新强省发展的新目标。浙江对创新发展的觉醒和部署比较早。2006年3月,在全省自主创新大会上,时任省委书记习近平就提出到2020年建成创新型省份和科技强省的目标,后来历届省委又不断重申了这一目标。对明年即将实现的这一目标而言,一方面有关部门要做一个科学评估,做到心中有数;一方面要研究制定新的发展目标,尤其是进一步强化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引领作用,重点突破卡脖子的技术瓶颈,大幅度提高科技教育对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作用。 

  第三,如何把海洋经济作为全省新的发展空间和新的经济增长点。2003年7月在“八八战略”中,时任省委书记习近平突出强调了大力发展海洋经济,努力使海洋经济成为全省经济新的增长点。在随后8月召开的全省海洋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又提出努力把浙江建设成为海洋经济强省的目标。这些年,浙江发展得益于海洋经济强省建设的布局和实施,但也存在工作“碎片化”和整体谋划不够问题。山东海洋资源没有浙江丰富,但山东发展海洋经济的嗓门比浙江高,力度也比浙江大,还提出走在前列的目标。对此,浙江很有必要专题研究一下海洋强省建设问题,在进一步推进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舟山群岛新区,以及港口自贸区设置、滨海城市建设、临港大工业升级等方面,有一些新的战略谋划和政策举措。 

  第四,如何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这是一个老问题,也是“十四五”发展再一次面临的新问题。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发展,中国站到了一个新的起点上。改革越深入问题越复杂,开放越大问题越多样化,发展越快期望值越高,就业、医疗、社保、教育等都呈现出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尤其是新一代年轻人,缺少过去的磨难,缺少与过去生活的对比和体验,抗压能力弱,简单化、理想化的诉求比较多,因而注重理性疏导,及时化解社会风险,保持社会稳定,搞好改革发展稳定的再平衡就显得极为重要。

  本文作者:郭占恒 

  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研究员 

  浙商发展研究院(浙商智库)副院长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