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亭:振兴东北工业之浅见

精准聚焦的原则导向,就是围绕着特色竞争优势的巩固和提升,喝好“舍得”酒,有进有退,有取有舍。

世界浙商网讯2019-09-03 14:06:00来源:浙商智库作者:刘亭

  文|浙商智库副院长 刘亭 

  之前根本没有想到,东北某省工业增加值的排名,已经掉到了全国的第25位。这意味着排在它身后的,就只是类似宁夏、青海、西藏、海南那样的省区了。从国家的老工业基地、“一五”计划时期的重化工业项目的布局重心,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有很多教训需要总结。混合所有制改革、企业办社会剥离、去行政化、与时俱进等等都不去说了,就现有发展的实际来看,我觉得需强调的一条就是要精准聚焦,有限目标、重点突破。不能仍以为自己是当年的老工业基地,还能全面出击,四下开花。 

  精准聚焦的原则导向,就是围绕着特色竞争优势的巩固和提升,喝好“舍得”酒,有进有退,有取有舍。地方政府的资源有限,好钢只能用在刀刃上。对产品有市场、技术上有创新、成长性较好的企业,要为其做大做强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对资源衰竭、产品成本和技术缺乏竞争力,甚至是经营不善、资不抵债的“僵尸企业”,要下决心市场出清。努力为企业产权的盘活,创造良好的法治和政策环境。不但要让企业活得好,还要让企业“死得起”。正面讲,就是“腾笼换鸟、凤凰涅槃”。 

  现在企业不是不想调整,是调不动。为什么调不动?是因为企业死不起。企业处于八爪鱼式的关系网络中,就像一个筐子里的螃蟹,四脚八叉地互相牵涉着、羁绊着,谁也动弹不得。因此我想,对企业的关停并转迁,某省各级政府能否提供一个为企业下岗分流、信贷核销、资产置换等一揽子高效服务的政策体系和综合平台?把要培养的干部,都送到这些个岗位上去历练、去培养?现在各地各级都有所谓的政务服务平台和窗口,但那些往往都是在“办好事”的,是为增量提供服务的。现在突出的问题是,“坏事”没人办掉,“好事”就缺乏空间,也很难办得成。两块资源必须得联动,存量包袱才会化害为利、变废为宝;增量动能才能够“英雄有用武之地”。 

  存量调整还会带出来一个民营企业发育的机会,应想方设法放大这个机会。浙江上个世纪90年代大规模的企业改制,当时省委、省政府是下了大决心的。什么“丑女、美女”,县以下国营、大集体企业一个不留,统统让“能人”给挑了去。改制的结果,是职工成了员工,是“能人”成了企业家。有了对市场信息高度敏感、处心积虑在哪里捕捉商机、发点小财的企业家,资源配置的效率就会大为提高,发展经济的内生动能就强劲有力,整个经济的一潭死水,也就开始涟漪活泛了。东北某省的工业企业,就需要有这么一次市场化的改组改制。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就此做一个深入的政策调研和设计,并选取部分积极性高的地方先行试点试验,然后总结完善后相对定型,尽快在面上铺开。 

  具体精准聚焦到哪些产业上?无非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有矿产资源优势的,如石墨开采及深加工;二是有大宗农产品供应和转化优势的,如有机食品、肉乳制品等;三是有二次加工技术和经验的,如俄罗斯进口油气资源精深加工;四是当地有制造基础且市场也在此地的,如农业机械;五是有区域创新体系支撑的,如某工大研发背景的机器人制造;六是有央企、军民融合背景可延伸拓展的,如飞机制造、动力装备、重型机械等。其它和沿海、内地拼成本、拼市场的,没有技术研发和创新能力支撑的一般制造业,都按照收缩战线的策略方针办理。即便是招商引资,也要本着上述精神,很好设定门槛,有所取舍。千万不能“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再人为拉长战线、松散阵营了。 

  最后还有一个借助数字化转型使传统产业焕发青春的问题,也要有所思考和促进。这次到东北某省转了一圈,几乎没有听到有人讲起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的,这和浙江、和全国的氛围形成了一个巨大而鲜明的落差。这也说明在大家的意识中,还没有将数字化视为生产力变革的未来方向和中心环节,更没有想到将数字化赋能和增值传统产业,将会是东北等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加快振兴的一个重大选择。现在如果在东北某省提什么数字经济、“一号工程”,显然为时过早、不合时宜。但借助互联网巨头近来纷纷“投资要过山海关”的举措,从“互联网+”的角度入手,寻求互联网思维的强化和数字经济的突破,还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新旧动能的转换,无非两条出路,一是新兴产业的脱颖而出,二是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包括数字技术研发设计、数字产品和装备制造、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维、数字内容的生产在内的新兴数字产业的崛起,和传统制造业的数字化改造及转型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显然是振兴东北工业的重大选择和重要出路所在。 

  本文作者:刘亭 

  浙江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学术委副主任、研究员 

  浙商发展研究院(浙商智库)副院长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