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亭:对后疫期人类社会发展趋势的宏观思考

世界浙商网讯2020-04-16 16:27:00来源:浙商智库作者:刘亭

  文|浙商智库副院长 刘亭

  进入新世纪以后,我又关注了三大新趋势,一为数字化或谓智能化(信息化的“升级版”),二为生态化或谓绿色化(以生态经济为基础的生态文明建设),三为人文化或谓人本化(经济是人参与的创新创富活动)。我在徐苏涛文中看到,他以数字智能为主线,对“老五化”串起来进行了一番全新的诠释,提出了一组不乏创新闪光点的概念。 

  新冠病毒肆虐。截止4月10日,全球确诊病例已经达到161.1万例,死亡9.97万例。全球105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35国采取货物贸易限制性措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连英国首相都一度住进了ICU(重症加强护理病室)。

  所幸依靠党中央和各级政府的坚强领导、有力执行,白衣天使的无畏逆行、救死扶伤,以及全国人民的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我国已全面阻遏了病毒的疯狂流行,迎来了复工复产、抗疫发展两不误的新局面。

  对于终究要被战胜的疫情,我们时刻不能放松警惕。但对疫后时期的经济社会发展,也需不失时机地作出必要的思考和应对。
  正在这时,读到了一位年轻朋友——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高级合伙人、徐苏涛副总的大作,颇有同感,不妨拿来认真学习和切磋一番。 
  因为是参加一个关于“数字长三角建设”的会议,所以他的发言自然 “以数字化引领和带动长三角一体化”为题。他和大家分享了三个观点:一是为什么很多智慧城市会失败,而仅有杭州等是成功的;二是疫后经济社会发展走向何方,长三角究竟如何率先突围;三是传统生产函数已过时,需要怎样的想法、打法和做法。
既不从智慧城市的角度切入,也不涉及当下的应对,我只聚焦文中有关发展大趋势的研判谈点想法。他认为:“在新的历史节点、发展起点以及时代拐点上,我国将加快从半工业半信息社会加快走向智能社会。在此过程中,未来带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再是传统的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市场化、国际化,而是‘新五化协同’”。所谓协同的“新五化”,他有全套的“泛工业化”、“再城市化”、“超智能化”、“深生态化再全球化加以展开。
  这倒让我想起2007年,自己在学习党的十七大报告过程中,对所谓“五化归一”发展战略的思考。十七大报告在全面论述科学发展观时,曾有一句揭示未来趋势的话:“全面认识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市场化、国际化深入发展的新形势新任务”。这或许就是徐文中所谓的“传统五化”的由来。 
  当然,作为发展大势的关注者,早在2002年,我就在学习浙江省第十一次党代会主报告时,注意到了这个“五化连排”的表述:“我省……进入了加快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市场化和国际化进程,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阶段(我简括为‘五化归一化’,前‘五化’为前行的路径,后‘一化’为达成的目标)。” 
  两个层级党代会报告的文字表述,“五化”其实是相同的。字面上仅有“城市化”和“城镇化”的一字之差,而在顺序上,浙江把“城市化”放在了“信息化”之前,而全国则是把“信息化”放在了“城镇化”之前,其余完全一致。
  而在我看来,“五化联排”仅作为背景描述还不够积极,十五个字又未免冗长,且党的十六大报告已有“新型工业化”的表述,那走向国际的市场化,加之政府和市场的“各展所长、各得其所”,或也可以理解为“新型市场化”。如此一归并,再将“五化归一”作为实现现代化的战略选择看待,那就可以整合出一个“新型工业化+新型城市化+新型市场化=现代化”的“新三化归一”发展战略来。为此,我在2009也即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次年出版了一本书:《大转型——“新三化归一”》。在书中的《自序》中,我首先回顾了“新三化归一”论的形成过程。
  进入新世纪以后,我又关注了三大新趋势,一为数字化或谓智能化(信息化的“升级版”),二为生态化或谓绿色化(以生态经济为基础的生态文明建设),三为人文化或谓人本化(经济是人参与的创新创富活动)。我在徐文中看到,他以数字智能为主线,对“老五化”串起来进行了一番全新的诠释,提出了一组不乏创新闪光点的概念。譬如“在数智技术带动下,”按跨界融合思维“把产业重新做一遍”,遂提出了“泛工业化”;再譬如借助数智技术,打通“物的数据”、“事的信息”和“人的需求”,“构建万物互联、数据驱动、智能使然的三位世界或高维世界”,遂提出了“超智能化”。如此等等。
  他的这种提炼,我以为是精准地反映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对人类社会发展带来的全面颠覆性影响,是符合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按照“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主要方面决定事物性质”的哲学思想(“事物的性质,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规定的。”《矛盾论》),新一轮数智科技的迭代创新和广泛应用,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群落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核心力量,势必对传统的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市场化和国际化,产生强大的“渗透、融合、转化和更新”的关键作用,从而将发展中的人类社会,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数智社会(也即信息社会)新境界。
  这个变化,从上个世纪中叶就开始缓慢发生,及至克林顿政府的“信息高速公路”明显加快,到新世纪初我国提出“信息化带动的工业化”,已然成为了后发国家急起直追、后来居上,从而改变全球经济版图和地缘政治格局的最重大动因,也是面向未来我国实现伟大民族复兴的最磅礴物质力量。
  对此,经过这场二战以来人类社会堪称最大冲击的疫情,人们恐怕对未来发展有了进一步更深入的思考。恰在这时,我读到了这篇充满新意和亮点的文字,倍感欣慰。写下这段点评,也是希望这种思考能够继续深挖厚植,从而长成一片参天大树!
  (本文作者:刘亭 浙江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学术委副主任、研究员,浙商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