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林中:我眼中的中国改革名村(上)

我们都不可太自信,因为谁也无法看清自己的后背。

世界浙商网讯2020-09-02 11:18:00来源:世界浙商网作者:赵林中

  题记:我们都不可太自信,因为谁也无法看清自己的后背。

  世界浙商网讯 或许是来自农村的缘故,或许是心中那挥不去的“三农”情结,我老是萌发走一走中国“名村”的念头,或许从中也能从企业的角度吸取点什么,借鉴点什么,反思点什么。如今,这个愿望已基本实现。 

  早些年,我到了河南的南街村;办公室搞活动时,特意去了江苏华西村;去年借赴山西和顺县考察之际,有意转道邻近的昔阳县大寨村;今年趁春节的时间,去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发源地安徽小岗村;5月,在参加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召开的“环渤海地区纺织产品市场拓展营销论坛”之余,走马看了曾经辉煌的大邱庄;6月初,专程去了趟“江南大寨”——就在我们边上的绍兴县上旺村。 

  一路走来,一路感慨,在留下深刻印象的同时,也留下了深深的思索。

  我眼中的中国农村名村 

  小岗村。小岗村原来是一个很穷的小村子,户不满百,人口只有370多。1978年,因为带头搞了土地“承包”(大包干),成了农村致富的典型。 

  小岗村位于淮河中游东南,离淮河约20公里。据史料记载,小岗村及其所在地凤阳县,古时候比较富庶。但自从1194年黄水夺淮之后,水旱灾害不断,以致农业衰敝,民不聊生。1978年,小岗村大旱,原任老支书严俊昌和他的堂弟现任村长严宏昌,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搞起“承包”,按下18个鲜红的手印,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从此这个小小的村子在中国现代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小岗村名噪一时。 

  “承包”第一年,小岗村就收了13万斤粮食。虽然这个数字还赶不上农业集体化时的20万斤产量,但比起刮浮夸风和共产风时的3万斤,已经远远超过了。小岗村农民首创的农业大包干,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推动了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由此引发了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主要目标的体制改革和创新。 

  当我们走进小岗,看到今天的小岗算不上富裕。虽说是在春节时分,却有些冷清。为了体验一下小岗的生活,我们在村子里吃了一顿饭,没有饭馆,是在一农户家吃的。尽管是春节期间,但说实话很是一般。改革开放30年了,小岗却远远落在了邻近及其他地方的后面。 

  大寨。上世纪六十年代,山西省昔阳县大寨村在“七沟八梁一面坡”的恶劣环境里,历经常人难以忍受的艰辛,造出700多亩高产农田,成为中国发展山区农业的典范,由此掀起了一场长达10多年的“农业学大寨”运动。作为毛主席亲自树起的全国农业战线的一面大旗,那时的大寨,成为许多人心中的“圣地”。据统计,在十几年间,海内外约有100万人来到大寨参观学习。 

  经过30多年的洗礼,如今的大寨早已拂去了它神秘的光环,回归了既往的山村本色,在奔小康的道路上走得实实在在。走进大寨,可以感受到以贾进才、陈永贵为首的老一辈大寨人战天斗地的艰辛历程,而更多的感受是改革开放下新大寨的新面貌。大寨这个昔日的农业典范正向着市场经济“新农村”发展,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现在的大寨已经无法想象当年的场景。虎头山上松柏满山,绿树成荫。大寨森林公园郁郁葱葱,山连山,岭连岭,绵延数公里。大寨展览馆、陈永贵墓园、周总理纪念亭、叶帅吟诗处、郭老诗魂碑,以及亭台廊榭、水池曹渡,掩映在万绿丛中。大寨,依然喧闹,操着不同口音的人随处可见,不过他们不再是取经学习的参观团,而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打铁先得本身硬”、“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的是党支部”、“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干部干部,就是先干一步,不先干一步,就不能当干部”、“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成绩不说没不了,问题不揭不得了”、“靠向上伸手,越靠人越懒,越靠志越短;靠自力更生,越干志越坚,越干路越宽” ……在大寨展览馆的墙上,陈永贵的这些朴实的话至今没有过时。 

  大邱庄。1978年起,天津静海县大邱庄的领头人禹作敏带领村民缔造了一段中国农村改革的“神话”。当年我在《读者文摘》(现为《读者》)杂志中读到他,真是顿生敬佩之情。我所在诸暨市也曾组织有关部门到大邱庄学习参观,回来后也搞了个“香港街”,意在展示一种开放。但到19938月,禹作敏走下神坛。1999103日,一代强人静悄悄地“陨落”。  

  1978年至1993年的15年,大邱庄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炮冲天,成为“天下第一庄”。1993年到2008年,又一个15年。这15年来,这里的人谨慎低调,不事声张。这15年,大邱庄撤村建镇,旧貌换新颜。在30年的改革进程中,大邱庄如同中国农村改革的试验田,集体经济,民营化的企业改革等无数故事在这里流传,大邱庄犹如一个解析政治和经济纠葛的典型案例,扮演着一个国家发展缩影的角色。  

  当年的大邱庄,至少有三样东西让全国其他村庄的农民艳羡不已:一个超强的经济实力、一套“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体系和一位英明卓越的领导人。大邱庄的起步,比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还要早。在举国茫然的1976年,时任大邱庄大队党支部书记的禹作敏,起用能人刘万明,利用大队凑起来的10万元钱,低价从轧钢厂买来旧部件,串成3台轧钢机搞冷轧,掘到“第一桶金”。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起,大邱庄的钢铁企业开始裂变和扩张,“以钢为纲”,带钢、线材、管材生产线一条接一条建起来,形成了支撑大邱庄集体经济的四大企业集团,到1992年发展到一个顶峰。  

  在大邱庄,我们走在“香港街”,看了禹作敏手书的《大邱庄变迁记》,参观了“庄主”禹作敏的旧宅,与村民闲聊,隐约感到,假如能回到从前,普通大邱庄人仍会选择回到那个他们生活过的衣食无忧的集体,逝去的“天下第一庄”仍是他们心中的梦想,至今仍有村民说“禹书记那阵多好”这样的话。 

  仅读过几年私塾的禹作敏,言辞朴实,却常语出惊人:“低头向钱看,抬头向前看,只有向钱看,才能向前看”,“来财必有才,有才财必来”……很多名噪一时的顺口溜,都出自他之口。而最后他被流传的一句话是“我是改革路上致了富,法律路上迈错了步”,着实令人惋惜。为什么会这样啊?! 

  南街村。河南省临颍县南街村,这个中原大地普通而又奇异的村庄像一幅复杂的拼贴画。这里的人们佩带毛主席像章,唱着《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政治挂帅”、“坚持毛泽东思想育人”、“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口号随处可见。在这个只有1.78平方公里的村庄里,几乎看不到金钱的交易。对村民来说,拥有金钱意义不大:从房子到电器,从水、电、气到饮食,从孩子出生到成年,甚至让农民感到恐惧的疾病,也得以集体资金全额的保证。南街村试图实现中国农民数千年来一直存有的“大同”之梦,而这个梦的设计者是村党委书记王宏斌。为了这个梦,王宏斌把资源从村民手中收归集体,把村民的思想和行为收归“一统”,称为“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 

  南街村的发展之路和绝大多数的村庄迥然不同。改革开放初始,全国上下纷纷“分田、让权”,南街村却反其道而行之。1986年的时候,南街村的村办企业产值已经达到320万元,这是王宏斌向村民许诺的基础。1989年南街村企业产值达到2100万元,其后的发展在外人看来匪夷所思,九十年代,围绕着食品加工,南街村在终端产品的身后,建设了包装、调料、面粉厂等等内循环产业,到2000年后南街村的固定资产突破了10多亿。 

  去年初,一篇题为《红色亿元村神话破灭》的报道在各大媒体转载,南街村再次陷入舆论的“漩涡”。随着一代南街人的成长,南街村的经济和政治生态开始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铁板一块的南街开始风化,千篇一律的东西开始呈现出不同的色彩。王宏斌的同伴中,有的离开了南街,有的离开了人世。“这个世界是傻子的世界,由傻子去支持,由傻子去创造,最后是属于傻子的。”南街村墙上刻着的这句话意味无穷。 

 

2000年5月参加全国劳模表彰大会时,与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合影

 

  南街村,不知现在怎么样了?!他们是否仍在做着自己想做的那些事? 

  华西村。曾经来过我集团的著名作家何建明写了一篇报告文学,题目是《我们可以称他为伟人》,说的就是华西村的领头人吴仁宝。何建明这样写道:“谁敢夸口‘天下第一’?他敢!因为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他的村子一直走在中国农村发展的前列。近半个世纪里,多少与之同起并齐名的‘红旗’或‘典型’,或倒下的倒下或消失的消失,有的像吹气的泡泡。有的则如昙花一现,惟独他和他的村子,旗帜依旧高高飘扬,而且在市场经济的今天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征程上,他的旗帜越举越高,越来越鲜艳。” 

  华西村位于江苏省江阴市区东,华士镇西。40多年来,在吴仁宝老书记的带领下,华西人发扬“艰苦奋斗,团结归口,服务分配,实绩到位”的华西精神,建设了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村,被国内外人士赞誉为 “天下第一村”! 

  上世纪70年代,华西村开了间小五金厂,从此冲破单一农业经济,走上了农副工综合发展之路。1995年,该村为中国乡镇企业最大经营规模第三名,最高利税总额第一名。目前全村95%以上的劳动力投入了工业生产。村民收入来源有基本工资、超产增效奖金和公共福利。村里没有一个暴发户,也没有一个贫困户。在华西村,村民家家住300600平方米的别墅,有1000万到1亿的资产,有13辆小汽车。村里还建了塔群、隧道、龙西湖、桥文化、世界公园、农民公园以及百米金塔、千米长龙、万米长廊、万米长城等80多个旅游景点。 

  在华西村口,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语录与时任总书记江泽民的语录并排矗立,告诫干部们既要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又要与人民群众保持一致,劝说人们“家有黄金万两,一日不过三餐;住房独占鳌头,也只睡一个人的位置”。 

  上旺村。绍兴南部山区,在连绵起伏的山峦间,有一个村子与一个人,曾经被推上中国的历史舞台,名扬天下,红遍大江南北。这个村子与这个人,就是当年有名的“江南大寨”——绍兴县红山公社上旺大队,现今的绍兴县富盛镇上旺村及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王金友。 

  还在我国亿万农民为温饱问题困扰的岁月里,当年的上旺大队党支部以改造山河,建设家乡的坚强决心,带领全村群众艰苦创业,在人均只有22厘水田的穷山沟里,兴水利,造粮田,开荒坡,建茶园,育山林,办工厂,使山乡人民初步摆脱了贫困。上旺人艰苦奋斗的创业史,在浙江省曾经产生过广泛的影响。谁能想象,当年华国锋、纪登奎、陈慕华、陈永贵等到达上旺,86个国家的元首和领导人曾踏进上旺的土地。 

  遗憾的是,现今的上旺已基本找不到昔日的印记。记得我还在农村务农时,有句话叫“远学大寨,近学上旺”,公社组织大队干部有的赴山西大寨,我却连参观上旺也挨不上。今天真正走入上旺,全没有媒体介绍的那种感觉,有些失望,连想在村子里吃顿饭都没有做到。 

   (作者单位:富润控股集团(浙江)董事局主席、党委书记,诸暨市企业家协会会长)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