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林中:我眼中的中国改革名村(下)

走了这些名村,联系企业的实际,我有许多的感想和感慨。

世界浙商网讯2020-09-02 14:43:00来源:世界浙商网作者:

  当年我们这一代人求学无门,从军无路的时候,铁心务农、决心扎根农村一辈子的父亲总是一个劲地说农村的好。并号称“锄头铁耙万万年”。毛主席老人家说“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的时候,父亲就“盼”上知音了,说“你看,毛主席都这么说”。还举例说那些飘泊的游子,那些被城市精简下放的人,那些劳改刑满释放人员,最后都会回到农村的怀抱。农村,她的胸怀是多么的宽广! 

  从农村走到城镇,当年还跳出农门吃上众人羡慕的“公家饭”,可我一直告诫自己,保持农民的本色,发扬农村的优良传统。走了这些名村,联系企业的实际,我有许多的感想和感慨。 

  小岗的“承包”曾被全国农村推广,而且“包”字进城,推广到城市的诸多领域。我到诸暨针织厂之初,也根据企业的现状和我个人的思维特点,推行了承包制,也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出生于凤阳的朱元璋当上皇帝以后,没有解决农民的水旱灾害问题,凤阳人包括小岗村人只好背井离乡,外出逃荒。诞生了承包制的小岗村,也至今没有过上富裕的生活,若没有各级政府的补助乃至政治上的某种需要,小岗可能更困难。也许也如一位经济学家说的:小岗村的条件和环境决定,小岗村现在的发展状况才是正常的,很富反而是不正常的。但是小岗村的举动在整个中国历史上的功绩是无法抹杀的,对中国进步产生的推动作用是举世公认的。 

 

2011年左右,列席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时,与大寨大队书记郭凤莲合影

 

  大寨人不顾及过去的是是非非,紧跟住时代的步伐,艰苦创业,发挥其独特的品牌优势,使大寨精神重放光芒,令人敬佩。当年的“铁姑娘”郭凤莲带领大寨进行第二次创业。曾经战天斗地的她走南闯北,卖煤炭,办水泥厂,学着经营,学着商业谈判,甚至学着陪笑脸求人,学着喝酒。大寨人利用优势,发扬长处,创造条件,建立基础工业,建成了水泥厂、衬衫厂、羊毛衫厂等,打开了致富门路。在郭凤莲的手上,大寨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经济品牌”的转身。 

  “大寨”这个品牌给大寨人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大寨核桃露、大寨牌衬衫、大寨醋、大寨黄金饼等产品纷纷走出娘子关,行销全国。在打造“大寨”经济品牌的同时,“大寨”品牌所凝聚的精神价值也开始为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并了解,“政治明星”变成了“经济明星”。 

  大邱庄的街头有面九龙壁,前面雕着九条龙,背后是禹作敏手书的《大邱庄变迁记》,写于1990年,内容是写从1980-1990年改革开放十年大邱庄的巨大变化,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大邱庄精神”。根据照片我逐字辩认出这篇文章的内容,兹录如下: 

  大邱庄建于明朝永乐二年(一四零四),至今达六百年。昔日有两个穷根,一是大地盐碱,二是文化落后。“宁吃三年糠,有女不嫁大邱庄”,以穷著世。 

  1978年后,十年改革,发生历史性的变化。经济上十年翻了九番,年收入提高二千倍,农业形成规模经营,基本实现了机械化,劳均产粮达到发达国家水平,义务教育、成人教育已普及,农民第一代大学生茁壮成长;群众生活超过小康水平,老幼皆欢,安居乐业,各式新型建筑代替了大坯房,新型城镇初展雄姿,人的本质和观念,已顺应商品经济新潮流。中国第一庄享誉海内外。 

  回顾十年,由穷变富,其间辛劳风险,天地做证,人民做证。靠工业发家,农业保家,人才兴家,政策当家,坚持共同富裕道路,深入人心,形成艰苦奋斗,勤俭创业,敢担风险,开拓进取的大邱庄精神。 

  展望未来,农村城市化,要实现工业现代化,农业、农民知识化、科学化,切记人的现代化是根本保证。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辈谨记,后辈谨记。 

  可没有谨记的恰恰就是这位禹庄主。禹老先生大喜大悲、大起大落,他曾是党和政府树立的标杆、典范、劳模,被捧到九天之上,似乎九条龙已经飞舞起来,快有当皇帝的感觉了,忽然间,又被摔到盐碱地上,坠入深渊,身败名裂,命运之无常,实在令人叹息! 

  516日在从大邱庄参观结束后,随同考察铜陵上峰的合作单位中信重工(原洛阳矿山机械厂),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曾在这里工作过。公司结合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建起了焦裕禄事迹陈列室,命名了焦裕禄大道。随后我们还专程到兰考县追寻焦裕禄的足迹,谒仰焦裕禄墓并敬献花篮,参观焦裕禄纪念馆,听焦裕禄的养子介绍焦裕禄的事迹,看焦裕禄亲手种下的泡桐树——“焦桐”。那时我就在想,如果禹作敏的大邱庄能加上一些焦裕禄精神,那么禹老先生的悲剧也许就可以完全避免了。 

  看来,成大事者偶而出一点小疵漏实为幸事,因为它既创造了微调的机会,也预防了可能的大漏洞,并使你领悟。约束自身和丰富心灵是可以并驾齐驱的,拥有自我和善待世界是可以两全其美的,但在重大的原则性的问题上,别说多跨出一步,半步都不行。 

  王宏斌和他的南街村,总是充满了争议。有人赞叹它“实现了昨日的理想和梦想”,也有人批评它“不符合现代文明准则,而带有‘原始’的村社制度的痕迹或‘左’的印记”。难怪当年有国家领导人到南街村视察,只看但不作声。我认为对一个村子乃至一个事物,应该撇开非好即坏的评判标准,同时还要有一种宽容的胸怀,要允许试嘛。南街村在我国农村确实是一个特殊的典型,从当地的情况也可以看出,即使是南街村所在的临颖县,也没有几个村能够成功学习它的经验。然而,南街村又确实是一个在我国中部经济不发达地区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和管理民主”的新农村。 

  我是在参加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表彰大会期间认识南街村王宏斌,在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时认识了大寨郭凤莲,而且还通过郭凤莲认识了老劳模邢燕子(天津),在全国劳模表彰会上见过吴仁宝老书记。其实大寨、大邱庄、华西、南街这些名村、强人之间也是有联系的。当年大寨困难的时候,华西村曾经施以援手。大邱庄神气的时候,吴仁宝这位年长的智者曾经向禹作敏泼过冷水。他对禹作敏说:“我们靠改革开放政策,做出了一点成绩,党和人民给了我们荣誉和地位够多、够高的了,所以我们要头脑清醒,更要有自知之明,摆正自己的位置。”可惜当时禹作敏听不进去,也可能是灵魂跟不上。 

  千百年来,从中国农村里只走出去过零星的暴发户,一个区域的整体富裕则是从未有过的事。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绝大多数农民终于告别了饥寒的威胁,奔走在小康之路上。这些天下第一村、华夏第一村、天下第一庄的名扬神州,要又好又快,既长又久,就离不开小平同志提倡的“两手抓,两手硬”。在这个意义上说,华西村似乎更具有典型意义。因为华西村走的更称得上是共同富裕的道路。华西人说“个人富了不算富,集体富了才算富;一村富了不算富,全国富了才算富。”“不忘国家、不忘集体,不忘左邻右舍及经济欠发达地区”。20016月份以来,华西村通过“一分五统”的方式,将周边16个村纳入华西共同发展,建成了一个面积超30平方公里、人口超3万、文明富裕、稳定和谐的大华西。 

  这些名村及其当家人的兴衰成败,我无意评说,但我想象吴仁宝等,他们所追求的一定是另一种东西。但不管是一个村子也好,还是我们企业也好,都必须从实际出发走有自己特色的路。每到过一个村,确实都有一种触动,从而也会给富润带上一些印记。从华西村、吴仁宝的常青,我更想到,理念比理论更重要,领悟比领会更重要。一个人,特别是已经有了地位、权势、财富、荣誉的时候,更要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唯有自知之明,才能保持清醒。还有,就是要多付出,少索取,别老惦记着自己的付出。实际上,当你付出的时候,这个社会也已经注册了一份同样的回报给你。 

  人啊,特别是有权有势有地位有财富的人啊,是不是应该永远战战兢兢,永远如履薄冰,永远“自以为非”?! 

  (作者单位:富润控股集团(浙江)董事局主席、党委书记,诸暨市企业家协会会长)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